社会控制论 Sociocybernetics

来自集智百科 - 伊辛模型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社会控制论 Sociocybernetics是建立在一般系统论 general systems theory控制论 cybernetics基础之上的一个社会科学独立分支。


它也在组织发展 organizational development(OD)咨询实践和传播理论,心理治疗理论和计算机科学具有一定基础。


国际社会学协会 The International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在该领域有一个专家研究委员会(RC51),委员会出版(电子)期刊《社会控制论 Journal of Sociocybernetics》。


社会控制论中的“社会”指的是所有社会系统(如Talcott Parsons和Niklas Luhmann等人所定义的那样)。将社会作为一个系统来研究的思想可以追溯到社会学的起源,即孔德 Auguste Comte 第一次将功能分化 functional differentiation的新兴概念应用于社会的时候。创建社会控制论的基本目标是建立一个理论框架和信息技术工具,以应对个人、夫妻、家庭、团体、公司、组织、国家和国际事务在今天所面临的基本挑战。


社会力量分析

社会控制论的任务之一是对影响人类行为的社会力量 social forces并行网络 parallel network进行测绘、测量、控制和干预。社会控制论者的任务是理解在实践中对社会运作(更广泛地说,也包括个人行为)有支配作用的引导和控制机制,然后设计更好的方法来控制和干预这些机制。也就是说,设计更有效的方法来运作这些机制,或者根据控制论者的意见调整这些机制。


一般理论框架

社会控制论旨在为理解合作行为提供一个普遍的理论框架。它声称能对进化论的一般理论给出深刻的理解。


社会控制论在分析任何生命系统 living systems时所采用的观点,也是它的一个基本法则。它的内容是:所有的生命系统都要经过其子系统的六个层次的相互关系(社会契约):

  • A. 攻击 Aggression :生存或死亡
  • B. 官僚主义 Bureaucracy:遵守规范和准则
  • C. 竞争 Competition:我的收益就是你的损失
  • D. 决策 Decision:公开个人感受与意图
  • E. 同理心 Empathy:为一个统一的利益进行合作
  • F. 自由意志 Free will:任何物种,不论类别、种族、性别、教义、信仰、遗传、结构 make、模式或知觉,都有能力支配自己的存在而不受他人控制。”自由选择如何在没有歧视和干涉的情况下生活。”


这六个阶段的关系从理论上为任何进化系统 volutionary system的社会控制论研究提供了框架。它作为一个“生活方程式 equation for life”而出现。


之所以社会控制论可以被定义为“社会学和其他社会科学中的系统科学”,是因为社会控制论并不局限于理论,还包括应用、经验主义研究、方法论、价值论(即伦理和价值研究)以及认识论。一般来说,“系统论”和“控制论”经常可以互换,或者组合起来出现。因此,它们可以被视为同义词,尽管这两个术语出自不同的传统,而且在不同的语言和民族传统中的用法也不一致。社会控制论包括一阶控制论 first order cybernetics二阶控制论 second order cybernetics。根据维纳 Wiener最初的定义,控制论是研究“在动物和机器中的控制和交流”的科学。Heinz von Foerster 继续区分了一阶控制论,即“对被观测系统的研究” ,和二阶控制论,即“对观测系统的过程的研究”。二阶控制论明确地以建构主义认识论 constructivist epistemology为基础,涉及自我参照 self-reference的问题,特别关注知识(包括科学理论)的观察者依赖性 observer-dependence。在系统科学具有的跨学科和整体的精神中,尽管社会学明显处于社会控制论的兴趣中心,但其他社会科学,如心理学、人类学、政治科学、经济学,也同样被关注,而重点则取决于要处理的具体问题。

问题和挑战

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最近的研究表明,像城市这样的社会系统并不像在社会控制论中提出的有机体那样运作。[1]


参见

  • 一般系统理论 General systems theory
  • 系统思考 Systems thinking

参考资料

  1. Luís M. A. Bettencourt, José Lobo, Dirk Helbing, Christian Kühnert, and Geoffrey B. West. Growth, innovation, scaling and the pace of life in cities. http://www.pnas.org/cgi/content/abstract/0610172104v1


拓展阅读

  • Béla H. Bánáthy (2000). Guided Evolution of Society: A Systems View. Kluwer Academic/Plenum, New York.
  • Felix Geyer and Johannes van der Zouwen (1992). "Sociocybernetics" in: Handbook of Cybernetics (C.V. Negoita, ed.). New York: Marcel Dekker, 1992, pp. 95–124.
  • Felix Geyer (2001). "Sociocybernetics" In: Kybernetes, Vol. 31 No. 7/8, 2002, pp. 1021–1042.
  • Raven, J. (1994). Managing Education for Effective Schooling: The Most Important Problem Is to Come to Terms with Values. Unionville, New York: Trillium Press. (OCLC 34483891)
  • Raven, J. (1995). The New Wealth of Nations: A New E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Origin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and the Societal Learning Arrangements Needed for a Sustainable Society. Unionville, New York: Royal Fireworks Press; Sudbury, Suffolk: Bloomfield Books.


外部链接


编者推荐

Wxsync-2021-07-6c1b409e6bd48145347eb235161d3802.png

机器崛起:从 Cybernetics 到 Cyborg

本课程以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王晓博士的译作《机器崛起》的目录为主线,以生动真实的故事,带我们回顾历史并联系当下,了解“赛博cyber”是如何连接了战争机器、计算机网络、社会媒体、无所不在的监视和虚拟现实的。


罗家德:社会计算方法论

本文整理自罗家德2021年6月在集智俱乐部的讲座,介绍了社会计算这一领域的起源和研究范围,讨论了社会计算的方法论问题为何重要,以及怎样从方法论出发展开研究和实践。





本中文词条由嘉树1220978308参与编译和审校,Michael王较瘦薄荷糖糖编辑,欢迎在讨论页面留言。

本词条内容源自wikipedia及公开资料,遵守 CC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