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梅

来自集智百科
(重定向自罗伯特·梅 Robert May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基本信息

Robert May.png
类别 信息
姓名 罗伯特·梅 Robert May
出生日期 1936年1月8日[1]
出生地 Sydney, New South Wales, Australia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悉尼
死亡日期 2020年4月28日(84岁)
国籍 澳大利亚
居住地 英国
母校 悉尼大学 University of Sydney
著名成就 Logistic映射
配偶 朱迪思菲娜 Judith Feiner (m. 1962)
主要研究方向 理论生态学
教育院校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
牛津大学
哈佛大学
著名论文节选 对理解超导性的理论研究 Investigations towards an understanding of superconductivity
博士生 George Sugihara[2][3]

Angela McLean
Sunetra Gupta



罗伯特·麦克雷迪·梅 Robert McCredie May,牛津大学的梅男爵,Order of Merit(OM)Order of Australia(AO)英国皇家学会会员 Fellow of the Royal Society(FRS)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 Fellow of the Australian Academy of Science(FAA)澳大利亚技术科学与工程学院院士 FTSE(Fellow of the Australian Academy of Technological Sciences and Engineering) 新南威尔士皇家学会会员 FRSN(Fellow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New South Wales)澳大利亚建筑学会荣誉院士 HonFAIB(Australian Institute of Building)(1936年1月8日- 2020年4月28日)。[4]

是澳大利亚科学家,曾担任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英国皇家学会主席[5] ,悉尼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他曾在牛津大学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担任联合教授。他也曾是英国上议院的一名议员,任期为2001年至2017年。


罗伯特·麦克雷迪·梅是牛津大学默顿学院的研究员、英国科学协会理事会的指定成员,也是科学与工程运动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之一。[6]


他出生在悉尼,在悉尼男子高中接受教育。随后,他进入悉尼大学 University of Sydney 学习化学工程和理论物理(1956年学士学位),并于1959年获得理论物理博士学位。[7] 他也是悉尼高中的老男孩联盟 Old Boys Union 的赞助人。[8]


1959年至1961年,罗伯特·麦克雷迪·梅在哈佛大学工程与应用物理系担任Gordon MacKay戈登·麦凯应用数学讲师,遇到了他的妻子朱迪斯•菲纳 Judith Feiner。[1] [9][10]菲纳是土生土长的曼哈顿人。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娜奥美 Naomi。

成长经历

早期求学经历详述

罗伯特·梅 Robert McCredie May 于1938年1月8日出生于澳大利亚悉尼。他童年时期很喜欢玩拼图和解决问题的游戏。罗伯特·梅先后就读于Woollahra小学 Woollahra Primary School、悉尼男子中学 Sydney Boys High School(1948–1952)。在这个阶段,他成为了学校辩论队的冠军,同时也在科学领域受到了几位优秀教师的影响。

名列前茅的罗伯特·梅放弃了在法律和医学领域的学习,选择了在悉尼大学攻读化学工程学位(1953年)。他把时间分配在他认为这是”有趣游戏“的下棋和斯诺克之间,偶尔学习化学,数学和物理。尽管如此,他还是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获得了化学和物理学奖。与所收到的建议相反,克服了更多的困难后,他在第二年就成功地攻读了被认定为“最艰苦本科生组合”的化学工程和物理学科。在第三年,他放弃了化学工程专业,同时主修纯数学,应用数学和物理学(尽管仍旧收到了相反的建议,但他还是如此选择),并且在这三个方面均名列前茅。在成功完成物理学的学习(1956年)之后,罗伯特·梅决定从事科学事业。

罗伯特·梅继续在悉尼大学学习并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超导性。当时他的博士生导师罗比·沙夫罗斯 Robbie Schafroth 发现带电的玻色子的理想气体是超导体,从而重新定义了问题。罗伯特·梅的研究旨在展示如何有效地束缚成对的电子(可能是玻色子)。Bardeen,Cooper和Schrieffer在这项任务中超越了悉尼小组,从而获得了诺贝尔奖。

1959年完成论文后,罗伯特·梅离开澳大利亚到哈佛大学工程与应用物理系攻读博士后职位,并担任了应用数学系的戈登·麦凯 Gordon MacKay 讲师(1959–1961)。在这段时间里,他遇到了妻子朱迪思Judith ,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件。


博士生导师详述

他的外祖父是黄金时代物理学中三个杰出的人物之一的哈里·梅塞尔 Harry Messel。哈里·梅塞尔把悉尼大学带到了外部的世界,尤其是他带去了世界一流的理论物理学家三人组。罗伯特·梅的论文指导者是Robbie Schafroth,他是Wolfgang Pauli的学生和助手。斯图尔特·巴特勒 Stuart Butler 得了鲁道夫·皮尔斯 Rudolph Peierls 所在的那个黄金团队的博士学位。


鲁道夫·皮尔斯 Rudolph Peierls 与弗里曼·戴森 Freeman Dyson 以及许多其他伟大人物(例如萨姆·爱德华兹和布莱恩·弗洛斯)发生争论后,便到了伯明翰。约翰·布拉特 John Blatt 和他的论文导师维克·魏斯科普夫 Vicki Weisskopf 一起写了他那代人关于核物理的权威文章。维克·魏斯科普夫 Vicki Weisskopf 是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的第一任主任。这群优秀的人被哈里·梅塞尔聚集在了一起。哈里·梅塞尔非常擅长招募人才,并让他们继续前进。

职业生涯

在罗伯特·梅的早期职业生涯中,梅对动物种群动态变化以及自然群落的复杂性和稳定性之间的关系产生了兴趣。[11]他将数学知识运用到人口生物学领域,并取得了重大进展。其中较为突出的研究是逻辑斯谛克映射,该映射是一个二次多项式映射。罗伯特·梅在1976年的一篇论文中推广了这一映射,它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时间离散的人口统计模型,类似于皮埃尔·弗朗索瓦·韦胡斯特 Pierre Francois Verhulst 首次提出的逻辑方程。 罗伯特·梅的著作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理论生态学的发展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还将这些数学研究工具应用于疾病的研究和生物多样性的研究。

罗伯特·梅是哈佛大学应用数学的戈登·麦凯讲师 Gordon MacKay Lecturer(1959-1961),后来回到悉尼大学(1962)担任理论物理学的高级讲师、读者和教授(1969-72)。从1973年到1988年,成为普林斯顿大学1977级动物学的任课教授,1977 - 1988年担任普林斯顿大学研究委员会主席。从1988年到1995年,他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和牛津大学联合担任英国皇家学会的研究教授,并成为牛津大学默顿学院的研究员和文学硕士。他是英国皇家科学院主要的科学顾问。(2000-2005)


罗伯特·梅获委任为纳菲尔德基金会执行受托人,英国体育学院董事会成员,盖茨信托基金受托人(剑桥大学),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董事会主席,英国皇家植物园的受托人(处于裘园),联合自然保育委员会独立委员,英国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理事,英国生态学会主席,气候变化委员会成员。

1996年,梅要求搞笑诺贝尔奖停止向英国科学家颁奖,因为这可能导致公众不那么严肃地对待有价值的研究(参见对搞笑诺贝尔奖的批评)。搞笑诺贝尔奖 IgNobel Prizes 是对诺贝尔奖的有趣模仿。其名称来自Ignoble(不名誉的)和Nobel Prize(诺贝尔奖)的结合。

研究领域

如果你问罗伯特·梅如何解释科学兴趣中令人困惑的折衷主义,他会说他喜欢玩游戏和解谜。他对游戏的看法绝不是轻浮的:对他来说,数学和非常清楚地思考某件事一样,不是更多,也不是更少。他选择考虑的是复杂系统:从模拟不同生态系统中物种的生存到艾滋病的传播,再到后来全球金融的稳定。


罗伯特·梅称自己是一名被选为r级科学家的人,他早期阶段自我评价:我喜欢在我能做“漂亮、简单但重要的事情”的领域工作。这种自我评估低估了罗伯特·梅的大量著作所做的贡献,但恰当地总结了他在基础和应用研究领域的职业生涯,这些领域包括对物理学、天体物理学、理论生态学、人口生物学、宿主-寄生虫和传染病动力学、生物多样性和金融等领域的贡献。


气候变化合作

尽管罗伯特·梅从11岁起就是无神论者,但它表示,宗教可能有助于社会应对气候变化。在谈到他所认为的原教旨主义宗教的僵硬结构时,他说非原教旨主义宗教的合作方面实际上可能有助于研究气候变化。当被问及宗教领袖是否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来说服人们应对气候变化时,他表示这是绝对必要的。[12]


动力学

罗伯特·梅首次表明,一阶非线性差分方程的动力学行为可能是非常复杂的,从稳定点到周期振荡再到混沌,均有可能。尽管几个数学家几乎同时独立地发展了混沌理论,但可以说是梅1976年在Nature发表的论文(以及以后的系列工作)开创了生物学中“混沌动力学”这个新领域。

罗伯特·梅还首次把环境随机性和空间异质性纳入到种群动力学模型当中,并据此探讨了一些生态系统管理中的种群数量变动问题;通过数学模型对昆虫寄生蜂野生种群的周期波动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


生物进化与生态学

罗伯特·梅感兴趣于流行病学(非临床)、生态学(包括行为生态学)、环境生物学、生物模型、进化、种群遗传学。

罗伯特·梅是一名毫不妥协、直言不讳的澳大利亚人,享年84岁,他打破英国科学界和政界和科学界之间的边界,并让他们都考虑到他们所服务的公众。他横跨三大洲的科学研究生涯确保了他的生态模型在法医学上的发展和其清晰表述在国际上具有的影响力。

60年代末,作为物理学教授,他加入了一个关注人类对环境影响的社会责任科学家小组。围绕这一主题的阅读使他开始从事有关稳定性和多样性的工作,并从物理学转向生态学。

罗伯特·梅在1973年首次崭露头角,当时他挑战了传统观点,即相对于包含许多不同物种的复杂生态系统,更简单的生态系统,如通过商业农业发展起来的单一栽培,更容易崩溃。这体现在他的书《模型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复杂性 Simple mathematical models with very complicated dynamics》中

这理论挑战引发了大量的实地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在现实世界中,不同的系统通常更稳定,但这种稳定主要取决于群落中各种关系(如捕食者和猎物)的性质。即使是像热带雨林和珊瑚礁这样的多样化环境,在没有进化到可以承受的变化面前,仍然是高度脆弱的。

接下来,他从数学的角度探究了为什么一个特定物种的个体数量每年都可能发生变化,而且往往是不可预测的。他指出,相对恒定的数量,周期性的繁荣和衰退,或不可预测的剧烈波动,都可以用同一个方程来解释,即所提到的逻辑斯谛克映射。在初始条件下,比如动物的数量或繁殖率,只有很小的变化。这是混沌论在生物学中最早的应用之一。

尽管梅喜欢这些谜题本身,但他坚信科学家有责任为科学而工作。随着20世纪80年代艾滋病危机的到来,他开始研究感染的传播。他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罗伊•安德森’’’Roy Anderson’’’合作开发的一个模型准确地预测了艾滋病毒在社区的快速传播,在那里,与多个性伴侣发生接触是常态。


金融

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罗伯特·梅已经开始与同事们就银行体系的稳定性展开合作。他们在雷曼兄弟 Lehman Brothers 倒闭前7个月发表在《自然 Nature》杂志上的一篇评论文章《银行家的生态学 Ecology for Bankers》解释了生态模型如何暴露金融体系中的漏洞,并提出了缓解这些漏洞的方法。


复杂系统

罗伯特·梅的动力来自于找到生态系统的大统一理论,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科学委员会成员、普林斯顿大学 Princeton University 著名的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教授、梅的合作者西蒙·莱文 Simon Levin说。“他的观点是,系统之间存在相似性,而这些相似性可以帮助我们发展统一的理论。”

这种对复杂系统的理解有助于跨领域和跨学科的工作。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负责科学的副院长詹妮弗·邓恩 Jennifer Dunne指出,虽然罗伯特·梅不是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的创始人之一,“但他帮助创建了通向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的学术环境。”罗伯特梅是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科学委员会的长期成员和前任顾问委员会的负责人。

获奖和荣誉 Awards and honours

  • 2010年,被选为新南威尔士皇家学会 Royal Society of New South Wales 的研究员。[13]
  • 2009年,梅伯特成为澳大利亚建筑学会 Honorary Fellow of the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Building(HonFAIB)有史以来的第7位荣誉研究员。[14]
  • 2005年,他被任命为英国皇家工程学院 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 的荣誉院士。[15]
  • 2002年,他被授予功绩勋章 Order of Merit。
  • 2001年,在上议院任命委员会 House of Lords Appointments Commission 的推荐下,他被任命为终身贵族 life peer。 他是最早以这种方式获得提升的十五位贵族之一。 他最初倾向于“ Baron May of Woollahra” 头衔,但遭到澳大利亚总理府礼宾处的反对,于是他选择了”Baron May of Oxford“这个风格的头衔。
  • 1998年,被授予Companion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
  • 1996年,被授予Knight Bachelor
  • 1994年,被选为欧洲科学院 Academia Europaea 的外国研究员。
  • 他曾获得多所大学的荣誉学位,包括乌普萨拉大学 University of Uppsala(1990) [16]耶鲁大学 Yale(1993)、悉尼大学 University of Sydney(1995)、普林斯顿大学 Princeton University(1996)和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 Eidgenössische Technische Hochschule Zürich(2003)。
  • 1992年,被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 United States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的外国研究员。
  • 1991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科学院 Australian Academy of Science 的通讯研究员。
  • 1979年,被选为皇家学会 Royal Society 的研究员。
  • 他曾获得牛津大学“Weldon Memorial Prize”奖项(1980年)、麦克阿瑟基金会 MacArthur Foundation奖(1984年)、伦敦林奈学会 Linnean Society of London 奖章(1991年)、马什基督教奖 Marsh Christian Prize(1992年)、伦敦动物学会科学基金会弗林克奖章 Frink Medal(1995年)、克拉福德奖 Crafoord Prize(1996年)、巴尔赞生物多样性奖 Balzan Prize(1998年)和皇家学会科普利奖章 Copley Medal(2007年) ,以及皇家化学学会 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 刘易斯勋爵奖 Lord Lewis Prize(2008年)。

就职企业、机构或院校

2000年至2005年担任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主席的梅勋爵(Lord May)于2004年出席了该学会在伦敦的总部


曾担任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英国皇家学会主席、悉尼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曾在牛津大学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担任联合教授。


英国上议院的一名议员、是牛津大学默顿学院的研究员、英国科学协会理事会的指定成员,也是科学与工程运动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梅与圣塔菲

科学委员会成员,普林斯顿大学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 James s. McDonnell 杰出教授,同时也是梅的合作者 Simon Levin 说:。“他的动力来自于这样一种观点,即系统之间存在相似之处,而这些相似之处可以帮助我们发展统一的理论。”

这种对理解复杂系统的承诺有助于梅跨领域工作并超越学科。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科学副主席 Jennifer Dunne 指出,虽然梅不是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的创始人之一,但是他帮助创造了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梅是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科学委员会的资深成员和前任顾问委员会的负责人,也是2012年斯坦尼斯拉夫·乌拉姆纪念讲座系列的主讲人。

“他非常支持研究所,一直是一个意见坚定的人,一股新鲜空气自由散发着适当的咒骂,”杰出的山南教授和前任主席杰弗里·韦斯特说,他认为梅是圣塔菲研究所 Santa Fe Institute“第二波创始人”的一部分。“我会怀念和他活跃的对话和友谊。 巨大的损失。”

主要文章及著作

甲壳虫数目的粗略估计:每一个交叉口的高度与不同身体尺寸的甲壳虫数目成正比
本文章就标题中的问题给出回答,同时对影响生物多样性的各种因素进行了总结。其中包括:食物网的结构,物种相对丰富度,物种数目,个体在不同纲目中的不同身体尺寸以及有机物的共性和稀有性的决定性作用。


这本书涉及传染病:病毒、细菌、原生动物和蠕虫在它们与宿主种群相互作用的动力学。 书结合数学模型与广泛使用流行病学和其他数据。 这一分析框架对于评价旨在控制或根除特定感染的公共卫生战略非常有用。 鉴于针对麻疹、疟疾、河盲症、非洲锥虫病和血吸虫病等疾病的初级卫生保健计划受到广泛关注,以及艾滋病 / 艾滋病毒和其他新出现病毒的出现,这样一个框架变得越来越重要。 这本书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关于微寄生虫(病毒,细菌和原生动物) ,另一部分是关于大寄生虫(蠕虫和寄生节肢动物)。



是什么使人口稳定? 是什么使它们产生波动? 复杂生态系统中的种群是否比简单生态系统中的种群更稳定? 1973年,罗伯特 · 梅在这本经典著作中阐述了这些问题。 他研究了族群动态的数学根源,并提出了与当前大多数生物学思想相反的观点,即复杂的生态系统本身并不能导致种群的稳定。 模型生态系统中的稳定性和复杂性在引入非线性数学模型和将确定性混沌理论引入生态学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一作用在詹姆斯 · 格雷克的《混沌》一书中有详细。 自从这本书首次出版以来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它所传达的信息越来越强大。 非线性模型现在是生态思维的中心,当前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使得关于生态系统复杂性的作用的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在新的序言中,作者阐述了自该书首次出版以来席卷生物学和生物学界的一些变化。


一阶差分方程在生物、经济和社会科学的许多领域都有出现。 这样的方程,即使是简单的和确定性的,也可以表现出一系列令人惊讶的动力学行为,从稳定点,到稳定循环的分叉层次,再到明显的随机波动。 因此就产生了许多引人入胜的问题,有些涉及到轨迹精细结构的精密数学方面,有些涉及到实际意义和应用。 这是对它们的解释性回顾。


研究动向

生态学

著有《模拟生态系统中的稳定性和复杂性》实则是挑战了一种传统观念:即简单的生态系统,比如通过商业耕作发展起来的单一种植模式,比包含许多不同物种的更复杂的生态系统更容易崩溃,该书用表明,在一个多物种竞争资源的系统中,物种越多,系统作为一个整体就越不稳定。


传染病研究

随着20世纪80年代艾滋病危机的到来,他转向研究感染的传播。 他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罗伊·安德森共同开发的一个模型准确地预测了艾滋病毒在与多个性伴侣接触成为常态的社区中的快速传播。

HIV的快速传播

在2001年的英国皇家学会关于艾滋病病毒起源的会议上, 他们的报告《病毒动力学: 免疫学和病毒学的数学原理 Virus Dynamics: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Immunology And Virology》中提到:如果病毒在一个村庄内和村庄外平均传播,这将导致病毒在一个村庄内灭绝,并产生连锁反应,随着病毒从其最初的“壁炉”传播,流行率将越来越低。 这种病毒会在一个新的村庄建立一个立足点,然后因为伴侣更换率低而消失,如果居民在其他地方寻找伴侣,病毒就会传播到其他村庄,如此类推。这种影响将导致病毒最初达到高峰,随后在几十年中缓慢下降,然后才进入性伙伴变化率高的地理集中人口——例如1970年代金沙萨的城市条件。 罗伯特·梅的团队估计,如果繁殖率(每个病例感染的个体数量)仅略高于1,则延迟时间为30至40年。

在1992年出版的《人类的传染病》一书仍然是公共卫生学生和专业人士的必读书目。

梅和其妻子安德森及时发表了有影响力的研究报告。英国的大规模疫情激发了他们研究牛海绵状脑病的灵感,随后他们开始关注2002年爆发的口蹄疫。这两位研究人员率先模拟了艾滋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以及不同性行为或使用静脉注射药物的人群之间的传播。他们的病毒、细菌和原生动物病原体模型被用于指导人群水平的疫苗接种,并已用于抗击非洲埃博拉疫情。


金融学

2011年,他与英国央行 Bank of England 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 Andy Haldane 合著了一篇颇具影响力的论文,题为《银行生态系统的系统性风险 Systemic Risk in Banking Ecosystems》(Systemic risk)。 一年后,梅在“当今复杂金融体系中的稳定性是什么? ”的公开演讲中分享了这些见解:通过与生态食物网的动力学和传染病传播的网络进行类比,探索了在故意简化的金融网络模型中复杂性和稳定性之间的相互作用。解释了生态模型如何暴露系统的弱点,并提出了缓解这些弱点的方法。其明确目标是最小化系统性风险。这是斯坦尼斯拉夫 · 乌拉姆三次纪念讲座中的第二次,题为“复杂性的多面性”。


分析:最近美国金融体系的规模和集中程度有所上升。 这一数字表明,自1999年取消《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限制以来,美国银行系统内的资产集中显著增加。 红线代表格拉姆-里奇-布利利法案(1999年) ,该法案废除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限制。 数据只包括被保险的银行存款子公司,以确保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致性; 例如,非存款子公司不包括在内。 数据来自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生物学与分叉

混沌 chaos

梅不是一个典型的生物学家,漫步在田野和森林中,为生物编目。 相反,他使用数学技术来模拟动物种群在一定的起始条件下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 他的工作使他得到了一个有用的公式,即逻辑差分方程 logistic difference equation,这个公式使他能够很好地预测动物数量。 这个等式看起来是这样的:

[math]x_{n+1}=r x_n(1-x_n)[/math]

其中[math] r [/math] 等于驱动参数,也就是导致种群变化的因素,而 [math] x_n [/math] 代表种群数量。 为了使用这个方程,你需要从一个固定的[math] r [/math] 值和一个初始值 [math] x[/math] 开始。 然后迭代运行这个方程,得到[math] x_1,x_2,x_3 [/math] 的值,一直到[math] x_n [/math] 。当梅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研究这个方程式时,他开始得到混淆的结果。 当驱动参数[math] r [/math]保持较低时,一切正常——总体稳定在一个单一的值上。 但当驱动参数爬升得越来越高时,结果却是一片混乱。梅咨询了他的朋友、马里兰大学学院市分校的数学教授 James Yorke。 大约在同一时间,约克在《大气科学杂志 the Journal of the Atmospheric Sciences》上看到了洛伦茨的论文,他认为天气和动物数量的变化之间可能存在联系。 他运用逻辑差分方程,并对其进行了计算。结果也是出现[math] x_n [/math] 的值来回震荡。1975年,Yorke 和合著者 t.y. Li 总结了他们的发现第三阶段意味着混乱 Period Three Implies Chaos ,这是一篇里程碑式的论文,向世界介绍了术语“混乱 Chaos”和“混乱”行为。 在逐步研究逻辑差分方程的数学过程中,他重申了庞加莱 Poincaré和洛伦兹 Lorenz已经发现的东西---- 即使是由相对简单的方程控制的简单系统也可能产生非常复杂、不可预测的行为。 但他也在他的分叉图中瞥见了秩序。 当他仔细观察它们时,他可以看到模式和可重复性。 当时的其他科学家,比如 benot Mandelbrot,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详可参见曼德布洛特集 Mandelbrot set

这是混沌理论在生物学上的第一个应用。

昆虫学 zoology

他协助澳大利亚科学部长彼得 · 麦高兰发行了三本 CSIRO 出版物:《叩击甲虫 Click Beetles》, 《澳大利亚鳞翅目昆虫名录 A Checklist of the Lepidoptera of Australia》、《 蛾类名录 II Oecophorine Genera II (moths)》。


学术家族树

学术家族树

博士生导师

Robbie Schafroth, 悉尼大学

学生

George Sugihara,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Joanna Masel, 亚利桑那大学

Todd P. Livdahl, 克拉克大学

Martin Nowak, 哈佛大学

合作学者

马丁·安德里亚斯·诺瓦克 Martin Andreas Nowak

马丁·安德里亚斯·诺瓦克 Martin Andreas Nowak(生于1965年4月7日)是哈佛大学生物学与数学教授,兼进化动力学主任。

合作文章

Virus dynamics: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immunology and virology: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immunology and virology

主要内容:这本书开创性地描述了理论免疫学的新兴领域,特别是使用数学模型描述了传染病在患者体内的传播。它揭示了对病毒和其他感染的动态以及传染原与免疫反应之间相互作用的有趣见解。


乔治·杉原 George Sugihara

乔治·杉原 George Sugihara (出生于日本东京)目前是斯克里普斯海洋学研究所-物理海洋学研究部的生物海洋学教授,他是McQuown自然科学的首任主席。他作为理论生物学家,曾在生态学、景观生态学、流行病学、遗传学、地球科学和大气科学、定量金融、经济学等多个领域工作。

成果

Applications of fractals in ecology

分形模型描述了各种自然物体的几何形状,例如海岸线、岛屿链、珊瑚礁、卫星彩色海洋影像、植被斑块等。以改进的扩散模型的形式投射,它们可以模仿具有不同类型形态复杂性的自然景观和人造景观。本文简要介绍了分形,并接受了生态学家如何使用它们来回答生态系统中有关尺度、测度和分层的各种基本问题。

塞巴斯蒂安·邦霍弗 Sebastian Bonhoeffer

自2005年7月1日起,塞巴斯蒂安·邦霍弗 Sebastian Bonhoeffer 任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理论生物学的正教授。他的研究集中在使用种群生物学模型来理解基本生物学过程。他广泛研究并描述了受感染个体内病毒感染的种群动态的数学模型,为病毒感染尤其是HIV感染的发病机理提供了重要的见识。

成果

Virus dynamics and drug therapy

本文主要讨论了对病毒种群动态的新兴理解,免疫系统在限制病毒丰度方面的作用,病毒耐药性的动态以及是否可以通过药物治疗消除病毒感染的问题。

近期报道

牛津大学梅勋爵讣告 Lord May of Oxford obituary


如果你问牛津大学的梅勋爵鲍勃 · 梅,他对科学兴趣的折衷主义是怎么回事,他会说他喜欢玩游戏和解决谜题。 他对游戏的看法绝不是无聊的: 对他来说,数学“不多也不少,就是对某事进行非常清晰的思考”。 他选择考虑的是复杂的系统: 从建立不同生态系统中物种生存的模型,到艾滋病的传播,再到后来的全球金融稳定性。


从1995年到2000年,作为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他动摇了政治家和科学界之间的边界,让他们思索考虑到他们所服务的公众。


虽然梅喜欢这些谜题是为了他们自己,但他坚信科学家有责任为社会的利益而工作。


尽管梅公开表示不喜欢行政管理,但实际上,她曾担任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 Princeton 研究委员会主席数年(实际上是负责研究的副主席) ,并担任自然历史博物馆 Natural History Museum 和联合自然保护委员会 Joint Nature Conservancy Council 的董事会。


在60年代后期,作为物理学教授,他加入了一个关注人类对环境影响的科学家社会责任小组。 围绕这一主题的阅读促使他从事稳定性和多样性方面的工作,并从物理学转向生态学。


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梅已经开始与同事合作,致力于维护银行体系的稳定。


不管玩什么游戏(他喜欢下棋和打桥牌)梅都会赢。直到70多岁的时候,人们还能看到他和他的朋友、动物学家同事、公务员约翰·克雷布斯一起在牛津的纤道上或公园里跑步。在时而粗暴的外表下,梅是一个有着深厚人性和坚定正直的人。

英国皇家学会主席评价 President of the Royal Society comments on death of The Lord May of Oxford, Robert May OM AC Kt HonFREng FRS


罗伯特·梅是一个非凡的人,他将自己的才华投入到每一个领域,推动了巨大的变革: 作为一个理论生态学家的研究,作为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的政治,以及作为皇家学会主席的研究。梅是一个天生的沟通者,他利用一切可能的渠道来分享他的信息,即科学和理性应该成为社会的核心,他这样做的热情追求与该协会的创始成员产生了共鸣


相关链接

参考文献

  1. 1.0 1.1 "MAY OF OXFORD, Baron". Who's Who. 2017 (onl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ed.). A & C Black, an imprint of Bloomsbury Publishing plc. https://www.ukwhoswho.com/view/article/oupww/whoswho/U27082.  (subscription or UK public library membership required) (subscription required)
  2. Sugihara, George; May, Robert (1990). "Nonlinear forecasting as a way of distinguishing chaos from measurement error in time series". Nature. 344 (6268): 734–741. Bibcode:1990Natur.344..734S. doi:10.1038/344734a0. PMID 2330029.
  3. Sugihara, George; May, Robert; Ye, Hao; Hsieh, Chih-hao; Deyle, Ethan; Fogarty, Michael; Munch, Stephan (2012). "Detecting Causality in Complex Ecosystems". Science. 338 (6106): 496–500. Bibcode:2012Sci...338..496S. doi:10.1126/science.1227079. PMID 22997134.
  4. "Robert May, former UK chief scientist and chaos theory pioneer, dies aged 84". the Guardian (in English). 2020-04-29. Retrieved 2020-04-29.
  5. Bradbury, Jane (2000). "Sir Robert May: A new face at the Royal Society". The Lancet. 356 (9227): 406–736. doi:10.1016/S0140-6736(05)73556-X. PMID 10972381.
  6. "Advisory Council of the Campaign f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Retrieved 11 February 2011.
  7. May, Robert McCredie (1959). Investigations towards an understanding of superconductivity. trove.nla.gov.au (PhD thesis). University of Sydney. OCLC 221204076.
  8. "Patrons". 9 February 2008.
  9. "Lord Robert May". Australian Academy of Science.
  10. May, Robert McCredie (2001) Stability and Complexity in Model Ecosystem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1. May, Robert M. (1976). "Simple mathematical models with very complicated dynamics". Nature. 261 (5560): 459–467. Bibcode:1976Natur.261..459M. doi:10.1038/261459a0. hdl:10338.dmlcz/104555. PMID 934280.
  12. Richard Alleyne, "Maybe religion is the answer" claims-atheist-scientist, The Daily Telegraph, 7 September 2009]
  13. "Fellows of RSNSW". RSNSW. Retrieved 25 June 2012.
  14. The first six honorary fellows of the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Building (HonFAIB) are: HRH Prince Philip, Sir Eric Neil AC CVO, Janet Holmes a'Court AC, James Service AO, Sir Laurence Street AC KCMG QC, and Sir John Holland AC [vale]. Subsequent appointments are Professor Marie Bashir AC CVO and Dr Kenneth Michael AC. "Life and Honorary Fellows".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Building. Retrieved 21 April 2014.
  15. "List of Fellows". raeng.org.uk. 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
  16. Naylor, David. "Honorary doctorates - Uppsala University, Sweden". www.uu.se.

编者推荐

集智文章推荐

对于生态系统稳定性,互惠合作到底是利是弊?

自然界中多样、复杂的生态系统,通常会因为它们所拥有的物种之间丰富的相互作用而更为稳定。然而在模拟中,模型生态系统通常会随着物种间相互作用的增强和增多而变得不稳定。研究人员正逐渐理解这种差异背后的原因。

相关课程

非线性动力学与混沌

非线性动力学和混沌理论是系统发展的,从一阶微分方程及其分岔开始,然后是相平面分析,极限环和它们的分岔,最终得到Lorenz方程,混沌,迭代映射,周期倍增,重整化,分形和奇怪吸引子。Steven Strogatz对非线性动力学和混沌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强调分析方法、具体实例和几何直觉。






本中文词条由趣木木费米子参与编译,Liushikang1992审校,费米子薄荷编辑,欢迎在讨论页面留言。

本词条内容源自wikipedia及公开资料,遵守 CC3.0协议。